曾荣没有完全相信春桃的这番说辞,她猜到准是赵妈妈打发她来的,为了祛疑,她故意拉着春桃问了些白氏这边的事情,毕竟她是要进白氏的绣坊上工的,所以她打听白氏也合情合理。

  可惜,春桃对白氏所知不多,她才十岁,又是在徐靖这边做着扫地浇花的粗使活,很少接触二房那边的人,而她母亲赵妈妈虽是杨氏的心腹,可这些涉及到主子隐私秘闻什么的肯定不会跟自己的孩子说。

  好在天色很快暗了下来,曾华带着春杏进来了,两人出了一身的汗,曾荣借口要给曾华沐浴,春桃只得带着春杏离开了。

  一番洗漱沐浴后,曾荣在灯下教曾华念了一段《三字经》,也把书中关于《孟母择邻》的故事讲给她听,随后让她自己对着一本描红本练字,而她自己则拿起一本《太白诗选》读了起来。

  其实,上一世她跟着徐靖也读了不少书,也包括一些诗词歌赋,只是嫁给他之后,俗事缠身,每天应对王楚楚就够让她疲惫不堪了,哪还有心思去关注什么诗词歌赋,就这还怕被她抓到什么把柄说她狐媚人呢。

  更别说,她连着两次被害落胎,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孕,忙着请医问药和调理身子,哪有心思去风花雪月?

  所以,这一世她需要重新捡起这些东西,无他,就为了将来有机会接触那些世家小姐时能接上话,别让自己的粗鄙把人家吓跑了。

  还有一点,她是在为自己将来设计刺绣花样做准备,没有一点诗情画意的雅致,只怕设计出来的东西也难以入这些贵人们的眼。

  姐妹两个一个看书一个练字,屋子里静悄悄的,也不知过了多久,曾荣听到了赵大生回来的动静,也听到了赵妈妈关门的动静,也不知是不是她多心,她感觉赵妈妈在她窗户前站了有一会才离开。

  次日早饭后,曾荣叮嘱曾华几句,无非是让她不要出大门,就在家里看书练字和练习拿针什么的,这才跟着赵妈妈又进了徐府。

  赵妈妈直接把她带到了白氏的院子,白氏彼时正在上房伺候徐老夫人用餐,因而赵妈妈陪着曾荣在白氏的廊下站了约摸有一盏茶的工夫,这才看见一堆丫鬟婆子拥着白氏款款进门了。

  不得不说,白氏的派头的确摆得很足,可能是怕晒黑的缘故,她左手边的丫鬟帮她撑起了一柄桃红色的油纸伞,右手边的丫鬟则拿着一柄鹅毛扇子徐徐地替她扇着,而她自己,穿的是一件松绿色的窄袖衫襦,下身是一条月白色的长裙,质地轻薄,一看就是上等的云绫。

  这倒也就罢了,难得的是衣服和裙子上的刺绣都不是凡品,尤其是裙子上的荷花,红粉绿叶,十分逼真,随着人的身子一摇一动,仿佛是数朵荷花在缓缓移动。

  由此,曾荣断定她这身衣裙定然费了不少工,绝对不是徐家针线房出来的。

  相对来说,杨氏则要朴素得多,她的衣服基本都是府里配备的,即便有刺绣,也只是在领口或袖口以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庆荣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太古武神诀只为原作者千年书一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年书一桐并收藏庆荣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