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;当然了,正常情形下,这五年拿到的工钱也够她们回去置办几亩田地过日子,所以确实也会有不少绣娘慕名自荐过来求职,但那也是成手,且也需通过她们的考核。

  而像曾荣这样直接由白氏推荐来的是第一个,且还是一个未成年的乡下小姑娘,因而,于掌柜有点为难,同时也有点不喜。

  她是担心这样的人不好管理,她怎么跟别的绣娘交代?

  这不,她还没答应留下来呢,姜妈妈就放话说什么万不可委屈了她,又是抬出徐老夫人又是抬出什么救命恩人的,这样的人能安心做事?

  可听了曾荣这话,再细细打量她一番,谁知不看还好,越看心下越惊奇,首先,这孩子落落大方,口齿清晰,不像是刚从乡下来的,其次,也不像是十二岁的年龄,第三,尽管衣着比较寒酸,可隐隐中却又似乎带了点贵气和傲气。

  “你今年多大了,是否念过书?”于掌柜问。

  “回于掌柜,十二岁,不曾正式进过学,略认的几个字。”曾荣仍是这话。

  “我们阿荣可不是略认得几个字这么简单,这孩子昨日上街还抱回了一堆书和笔墨纸砚,我们老夫人说,她的气度和气韵比一般进过学的小姐还强呢。”赵妈妈插了句嘴。

  于掌柜刚对曾荣有点好感,一听赵妈妈这话眉头又微微打了个结。

  姜妈妈见此忙陪笑道:“于掌柜,若是没什么事情,我们就先回去了,太太还等我去复命,曾姑娘这,就有劳于掌柜了。”

  说完,她轻轻地捅了下赵妈妈。

  开玩笑,这于掌柜可是连太太都不敢轻易得罪的人,她一个做下人的就更不敢托大了。

  别人不清楚,她可清楚得很,这于掌柜是自家太太从娘家带来的陪嫁,从她祖母那一代便开始替白家打理锦绣坊,先不说其管理经验和手段如何,就这人脉关系也非一般的掌柜可比。

  好在白家这些年也从没亏待她们,而她们也一直谨守着自己的本分,因而,这么多年才一直相安无事。

  赵妈妈虽不清楚其中因由,但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,接到姜妈妈的示意,也忙笑着告辞。

  于掌柜没开口留人,把这两人送到门口,转身回来,见曾荣还老老实实地站在院子里,神色稍霁,示意曾荣跟着她进了东厢房的南边屋子。

  这间屋子一看就是间会客室,西边靠窗户处摆了一张罗汉塌,中间放了一个案几,案几上摆了一套茶具,两边各铺了两张蔺草编的坐垫,南边靠墙根处摆了四张圈椅,两张圈椅中间有一个高几。

  于掌柜带头在罗汉塌上坐了下来,很快来了一个侍女,给两人送来了一壶茶,于掌柜挥挥手,那名侍女下去了。

  “坐吧。”见曾荣还规规矩矩地站着,她示意曾荣坐到她对面。

  曾荣听了这话上前两步,侧着身子坐了下来,她知道,接下来对方肯定要问话了。

章节目录

庆荣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太古武神诀只为原作者千年书一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年书一桐并收藏庆荣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