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先把这堆废铁给我老老实实的拉到地方,规规矩矩的歇了,我找人看看那个老头,没有大碍,看能不能给他几个钱了结了。https://”常青说。

  “全靠大哥你帮忙了,这一趟车我一分钱不挣,可不能让我赔很多啊,家里有孩子上学,真的没有钱了。”

  “我试一试吧。”常青敷衍的说道。

  不一会儿,车子就进了村子。常青之前联系的一辆吊车已经等候在学校门口。

  见学校大门紧锁,常青就下车去找袁顺,跑到家里不见袁顺,又跑到他的窑厂,也是不见袁顺,问了几个人,都说没有见到袁顺。路过袁正堂老汉家,常青给他的家捎信,让袁老汉从医院回来,他知道袁老汉没有大毛病。

  转了几个地方,不见袁顺。常青心里急躁,回家拿了一把锤子,想着把学校的那一把锁砸了,不就是一把锁吗?砸了再买一个就行了。

  回到学校,见村里的袁大豪在那里,袁大豪是村里的村委委员,见着一个村民组的组长。

  “你这是干啥哩,常青。”袁大豪问道。

  “把这些我机器放到学校。”常青说。

  “你给袁主任说好了?”袁主任就是袁顺。

  “说好了。”

  “袁主任是你老丈人,好说。你给我说好了吗?”袁大豪说道。

  “袁主任说开会给你们几个村委委员说一下。你们没有开会?”

  “开会没有开会,我不知道。反正没有人给我说过你要用学校的事。你不要忘了,学校是村里的,更是我们村民组的,这学校占地二十多亩,全部是我们村民组的地。”袁大豪说。常青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学校占地原来是一个组的地。

  “这个学校原来不是一个庙宇吗?咋就成了你们组的地。”常青不解的说。

  “是一块地都有归属,从生产队的时候就是我们组的地,不信你可以问问村里的人。”袁大豪说。看来他说滴不假。

  “大豪哥,你看,机器已经拉回来了,是不是先放到学校里,回头你们村委的在开会说一下。反正学校也没有学生,闲着也是闲着,我租了还能给村里增加收入。”常青对袁大豪说道。

  “不行,不要说是你,就是袁顺来了,他也说了不算,学校是集体的地方,我个人也不当家,村民得讨论,由村民讨论集体决定。我看你手里拿了一个锤子,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,集体的的东西你砸了,性质不一样,要是有人告到派出所,你就麻烦了。”

  袁大豪说的在理,常青一时无言以对。这事等候多时的吊车司机不耐烦了,嚷嚷着赶快吊,要不他就走了。警车上的几个人也不耐烦了,要交警队的拖车过来把车拉走。

  常青先对警察说,事故的事有他担保处理,不要拖车了。警察刚开始不愿意,给医院打了电话,了解到袁正堂老汉没有大毛病,就让常青写了一个保证书,然后走了。马脸司机千恩万谢。

  给袁大豪一直商量不通,又找不到袁顺,看看天色已晚,常青只得让吊车司机把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樱桃红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太古武神诀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樱桃红了最新章节